妻患爱滋 夫感歧视苦无支持 护养院要求即走 称「有呢啲病唔会收」 ...


认识太少,误解太多,为大众对艾滋病的写照鸡尾酒疗法令艾滋病变成慢性病,但多年来根深柢固的负面标签仍未消退Thomas的太太去年发现感染艾滋病,源头相信与在内地医院治疗有关,由于发现较迟,生命瞬间消逝;在照顾爱滋太太期间,他经历被护养院拒收、遭医护歧视、被银行职员予以奇异目光,惟苦无支持,心力交瘁 已婚的Thomas是一名普通打工仔,他从未想过艾滋病离自己那么近去年6月中,Thomas太太反复感冒及咳嗽,看私家医生未见好转,转介医院验查才发现感染艾滋病病毒查找感染原因,估计是之前在内地求医时接触不洁用具感染,「恐惧、好惊,对艾滋病毫无认识,好绝望」Thomas指,医生当时没有特别讲解病症,只知太太要一世食药,反而太太居于内地的父母,对艾滋病了解更多,告知他们艾滋病非绝症,反过来安慰他们,叫太太积极面对治疗 由于确诊太迟,Thomas太太身体一直转差,经常进出医院;同年12月她在家中晕倒,入院发现细菌入脑,医生预计她活不过半年Thomas未有告诉太太其身体状况,希望她正面对抗病魔;但到今年3月,太太身体每下愈况,需要留院接受治疗,Thomas遂辞去工作,决心陪伴她走完生命最后一程正因为经常留在医院,他开始发现医护对艾滋病人有些微不同,「量血压会戴手套,但一般人都知量血压冇可能会传染」 然而,最大歧视来自寻找护养院Thomas太太5月起要插胃喉喂食,无法接回家中照顾,只能住护养院,但入住护养院的第二日,职员收到医院转介信,发现她是一名艾滋病患者,即通知Thomas叫他带太太离开,「佢哋话要即刻走,仲话早知有呢啲病唔会收」,护养院很可能已经触犯《残疾歧视条例》,可惜Thomas当时不懂病人权益,亦无心情跟护养院争辩,只希望有尊严地离开 Thomas续称,太太之后又回到医院暂住,在医务社工协助下,找到另一间愿意接收太太的护养院,但职员以她随时有生命危险为由,要求Thomas通宵留守照顾;由于太太受脑炎影响,思绪有些不清,间中会休克,该护养院最后以太太健康为由,要求她离开,最终惟有返回医院留医 今年7月,Thomas太太肾功能衰竭,洗肾翌日进入昏迷状态,数天后离世 安老服务协会主席李辉承认,本港极少院舍愿意接收艾滋病感染者,原因是大众对艾滋病认识不多,误以为艾滋病是世纪绝症;前线员工担心接触感染者会被传染,因而拒绝照顾,甚至有人直言因此辞职,在现时人手短缺下,管理层担心员工流失,故出现拒收情况,但院舍有机会因此触犯《残疾歧视条例》面对艾滋病感染者院舍需求上升,她促请政府增加艾滋病教育,并为愿意接收艾滋病感染者的院舍提供贴补,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