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中国人乌克兰买琥珀失联?辞职去挖矿 乌克兰琥珀的致命诱惑 ...


“一个中国人带大量美金进入乌克兰矿区收购琥珀原石,目前已经失联一个月”11月14日,微博上的这条信息迅速引发人们关注 该消息所言是否属实随后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该博主确认真假,其回应“(这是)行业内部信息,不能透露详细信息” 红星新闻记者继而发现,此类消息其实已非首次传出乌克兰媒体就曾报道过“2015年12月,中国女博士陶慧孤身一人深入乌克兰矿区买琥珀,于12月19日失联,至今杳无音讯”的消息 无独有偶,中国人携美金高价购置乌克兰矿区琥珀,这类琥珀有何独特这个乌克兰矿区又是个怎样的存在 乌克兰“琥珀黑手党” 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介绍,在乌克兰矿区——西北部罗夫诺州偏远的角落,举目望去,只见四处破旧的公路、荒凉的村庄和破败的公共汽车站然而就在这片土地之下,蕴藏着全世界最丰富的琥珀据乌克兰国家地质委员会估计,多达15000吨的琥珀埋在这片地区的森林里 这里被称为乌克兰的“克朗代克”(淘金地),原来茂密的森林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像月球表面一样坑洼不平的洞穴数百名当地人,不论性别和年龄,正埋身在这个非法矿场没日没夜地劳作,他们将数千公顷土地的树木连根拔起,为的就是从土壤中挖出琥珀 目前,在罗夫诺地区只有三家公司拥有政府许可,可合法开采琥珀,其余则是被黑帮垄断的非法采矿行为 自2014年以来,当地的非法琥珀贸易蓬勃发展据乌克兰官方数据,每年有300吨琥珀被合法开采,以满足市场的需求而如今,乌克兰非法开采的琥珀数量已是合法开采量的10倍 乌克兰矿区数千公顷森林被采矿者破坏 图据《国家地理》 尽管政府禁止非法采矿,但当地人和犯罪集团疯狂的盗采行为仍没有得到制止据法国24台报道,乌克兰当局曾表示,非法琥珀贸易每年给乌克兰造成数亿美元的损失,以及不可估量的环境破坏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这些开采出来的琥珀在被走私到乌克兰其他地区,或是越境运往波兰之前,都会被交易好几次而为这些交易充当保护伞的常常是警察、安全部门,或是能在法律上提供豁免权的前任、现任检察官们比如,前任罗夫诺地区安全部门副局长通过在其中牵线搭桥,每天获利高达7.5万美元 “所有部门都参与其中”,乌克兰国家安全局罗夫诺地区负责人瓦西里说道,他将这一机制形容为乌克兰的“琥珀黑手党” ▲琥珀原石 图据网络 乌克兰调查记者德米特里·莱昂季由科说:“你越接近琥珀走私,就赚得就越多”他介绍称,罗夫诺较偏远地区的矿村,一直被非法采矿者和武装分子控制着,警方甚至完全无法进入当地警觉的当地人在看到陌生人的第一眼就会发出警报,让所有人撤离,而警察却无能为力 “他们(黑帮)在那里逍遥法外,完全不受惩罚”,他说,“因为客观地说,我们还没有能力迫使他们放弃采矿” 制止与冲突 2015年4月23日,在乌克兰最高拉达全体会议上通过了关于政府开采和销售琥珀的法案后,政府不断镇压乌克兰矿区盗挖行为,当地形势一下变得极为严峻—— 为维持生计,当地矿工与执法部门的冲突每年都会上演 2016年3月30日,罗夫诺州警局称,当执法部门前往林区打击非法采矿时,数千名矿工用汽车和树木封锁了道路,并向警察投掷石块、用不明武器进行射击,造成7名警员入院治疗 ▲2016年7月,警方和罗夫诺地区采矿人发生冲突 图据俄新社 ▲2016年,执法部门和采矿工发生冲突 图据乌克兰新闻网站 今年6月17日,罗夫诺州警局人员查获两台用于挖掘琥珀的电动泵,数百名不明身份的矿工砍倒了一棵树,堵住10名执法人员的去路随后双方发生冲突,3名警局人员在冲突中受伤,2辆警车被毁 ▲被警方没收的采矿人自制工具 图据《国家地理》 对当地人来说,采矿是他们赚钱的唯一途径他们不在乎是否合法,每个月的实际收入才最关键 法国24台报道称,45岁的幼儿园教师斯维特兰娜在一年多前辞掉月薪48美元的工作,加入了采矿大军,她说:“在这里,我一天就能挣到之前一个月的工资” 斯塔斯也是转行后借此挣了大钱他在接受《国家地理》杂志采访时称,他四年前从警局辞职,从事采矿他的朋友弗拉德也在今年早些时候从警局辞职,与他一起合作做生意弗拉德说:“警察局月工资只有150美元,我怎么养家”于是他选择采矿,几个月后他就有了25000美元的积蓄,还买了一辆黑色丰田越野车 ▲采矿者向地下注水从而让土壤变得松软 图据《国家地理》 斯塔斯说:“现在买家开出的价格在每公斤2000-3000美元,而这里的采矿工人每天能从一个洞穴中挖出价值5万美元的琥珀”利益是巨大的,当然风险也一样,“这里随时随地都在发生冲突”,不仅仅是用拳头和铁锹打架,斯塔斯说,有人还向别人家院子里扔手榴弹作为警告 一名当地的创伤医生表示,自从几年前采矿业兴起后,他已治疗了很多遭受枪伤和刺伤的矿工他还称,在当地,任何人都可以花750美元买到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或者花150美元买个手榴弹 而这些人仅仅是这个庞大而错综复杂的琥珀走私网络的一部分 在罗夫诺州杜布罗维察镇长大的伊娜表示:“在这个小镇,琥珀让所有人为之疯狂为了开采琥珀,他们愿意做任何事情以前,这个地区很穷,然后大量的金钱开始流入,当地人开始纷纷修建豪华新房现在,在路上你能看到越来越多人驾驶豪华越野车——这是靠琥珀生意发家的新富豪们的标志” 中国女博士乌克兰矿区失联 在罗夫诺地区,琥珀原本是当地居民烧炉的原料,一文不值然而,当大量买家涌入后,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波兰城市格但斯克是欧洲的琥珀圣地,在这里,每年会举行两次全球琥珀展会,展会的风向通常决定了全球琥珀的价格和走向德米特里·莱昂季由科称:“(展会上的)琥珀并不全是合法开采的,每年展会都有很多中国人前来” 此前,乌克兰电视台就曾对中国女博士陶慧在此失联事件,进行过专题报道 ▲乌克兰电视台对陶慧失联案的报道截屏 2015年12月,中国女博士陶慧孤身一人从莫斯科来到乌克兰,深入乌克兰矿区购买琥珀这并非她第一次来到乌克兰,罗夫诺当地居民塔季扬娜表示,陶慧曾两次租住自己房子:“她(陶慧)说自己在做琥珀生意,是专门来这里买琥珀的” 而根据乌克兰执法部门的信息,陶慧的入境记录高达10次之多通常她会搭乘飞机从莫斯科到乌克兰,采购琥珀后坐汽车返回俄罗斯陶慧在罗夫诺有自己的生意伙伴,这些人帮助她在当地寻找琥珀卖家并安排见面交易,每次交易至少都是数千克的琥珀 乌克兰的采矿人并非是其唯一的生意伙伴根据调查,陶慧同样在莫斯科的珠宝商“琥珀之家”进行采购,然后将商品转运回中国莫斯科一家从事琥珀交易的公司“琥珀之家”负责人杨经理称:“我们没有涉足乌克兰琥珀她(陶慧)从我们这里拿货,但一直拖欠我们很多货款” 警方调查结果显示,陶慧至少身负18万美金的债务 杨经理表示,对于陶慧在乌克兰购买非法琥珀的事情他们有所了解,并称她有好几条可以将琥珀运回国的渠道,“一条通过白俄罗斯;一条通过俄罗斯,但难度很大;还有一条是通过香港转运;(她)也可以直接运回去” 塔季扬娜表示,陶慧并非唯一来此购买琥珀的中国商人:“有3-4人总是乘汽车来,常常整个夏天都在采购(琥珀),他们隔两周又来待一周,但现在,(他们)已经很久没来了” 同样的,陶慧也没再出现了2015年12月19日,陶慧失联,朋友通过社交网站寻找她,随后乌克兰警方介入乌克兰国家警察局罗夫诺分局侵犯人身犯罪部门负责人巴维尔·巴斯图科称,陶慧可能是被人出于私人动机谋杀了,因为她从事与出售琥珀有关的活动 ▲乌克兰警方关于陶慧失联的公示 图据乌克兰电视台 塔季扬娜表示,陶慧失联前曾上了一辆黑色越野车据警方调查,陶慧在失联时,携带了17公斤琥珀和不少于1万美元的现金调查人员推测,这或许就是她被杀的原因 巴维尔称,警方掌握了陶慧失联当天的所有行程,但尽管出动160名搜查人员,至今也未能找到陶慧和这些货物的踪迹 亚历山大·布拉日尼科夫称,针对这些琥珀采购者的犯罪案件时有发生,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